客房快速预订-Reserving
房型 房数
预订
餐桌上的古巴:海盗、殖民、革命之后的饮食故

餐桌上的古巴:海盗、殖民、革命之后的饮食故

优惠价

RMB起

“3CUC。”年轻男子用口音浓重的英语对我报出价格。这是我抵达古巴的第二天,想尝试一下许多当地人站在街边狼吞虎咽的食物。递了钱过去,几分钟后窗口递出来一个热腾腾的芝士培根披萨。然后,一个当地人递进去20CUP,也得到了同样的披萨。

1CUC=25CUP,一个约合人民币5.3元的披萨卖给游客要20元。就在这个瞬间,我懂得了古巴特殊的物价双轨制。这个经历了海盗侵袭、奴隶贸易、西班牙殖民统治、独裁与革命的国家,如今正处在社会变革的关键时期,餐桌也在跟着一起改变。

餐桌上的古巴:海盗、殖民、革命之后的饮食故

卖古巴三明治的小摊   本文图均为 纪韩 图

5CUC的民宿早餐

每家民宿的主人都竭力向我推销他们的早餐。这让我很难拒绝,尤其是当我充满惊叹地夸赞了他们如同博物馆般摆满了古董家具的殖民大宅,并对自己住在里面的日夜充满美好想象之时,一顿要价5CUC的早餐看上去也就没有那么昂贵了。

但我知道,在一个人均月收入只有25CUC的国家,为一顿早餐付出5CUC听上去简直是疯了。古巴人不会这么干的,如果他们要吃早餐,会用5CUP解决。

相对于民宿主人为房间花的装修、购买空调、保险箱等现代化设施的成本,早餐是利润高得多的生意。一壶咖啡、一壶果汁、一盘热带水果、两个鸡蛋、一个芝士火腿三明治、几只小面包,构成了一份民宿早餐的标配,甚至不同城市的民宿里采用的菜单都一样,看上去像是全国流行的模板。

颜色鲜艳、分量很大,这是欧陆式早餐、英式早餐与当地水果的结合。自15世纪哥伦布“发现”古巴之后,岛上的土著几乎被消灭殆尽,如今这个混血的国家延续更多的是欧洲人的餐饮习惯。当然,这些食材在古巴要不了多少钱——古巴的物价相当低廉,1CUP可以喝一杯咖啡,10CUP可以买两大条面包。只不过一般卖给游客不会是这个价,游客也不会花时间精力去买。

餐桌上的古巴:海盗、殖民、革命之后的饮食故

货品乏善可陈的供销社

经年累月的贸易禁运之后,古巴的物资依然匮乏。供销社和面包店的许多货架都是长期空着的,我经常看见当地人在排队等待供销社开门,只为了购买一些基础的物品。有时候中午路过面包店,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为了准备这样一桌早餐,民宿主人可能凌晨4点就得出门去菜市场、供销社、面包店排队,再花上一些精力将它们制作成尽量精致的样子。

我的好几个民宿主人是中年大叔。比起上班,旅游业是更赚钱的行当,为此,他们不介意一大早就开始在厨房忙碌。为了讨好客人,可能更多是欧美客人的中产阶级品味,他们会准备成套的锃亮刀叉、灵巧地在番石榴上雕花、为鸡蛋的做法提供三种选项。

我想,这就是即便我住在当地人家里,却依然无法真实触碰当地人生活的原因。两种货币、两种物价体系,注定了我只能被固定在专为游客提供的消费享受中,努力去接受在20CUC一晚的民宿,花5CUC吃早餐是一种对主人睡眠的补偿。

没有当地人的餐厅

我和先生在哈瓦那的第一顿午餐花了23CUC(约合人民币154元),包括一份不太新鲜的煎鱼、一份淡而无味的鸡脯肉和两杯古巴咖啡。民宿主人推荐了这家店,餐厅在哈瓦那最热闹的老城中心,二楼的露台位俯瞰着熙熙攘攘的老城街道,抛开食物而言,阳光与氛围都非常棒。

顾客喝着咖啡聊着天,各国语言从我耳边飘过。除了侍者之外,我没有看见一个当地人。这并不奇怪,一顿饭几乎要吃掉一个月薪水,难怪当地人不会光顾。

餐桌上的古巴:海盗、殖民、革命之后的饮食故

古巴“可乐“和”雪碧”

随着后革命时期的经济改革,2011年后才出现的私营餐厅如今遍地开花。国营餐厅也在不断改革,以适应不断涌来的游客需求。菜色更加创新与融合,除了延续欧洲的料理习惯,蜜汁猪肉、蔬菜炒肉这样来自亚洲的烹饪方式也被采用。高级餐厅的摆盘在朝法餐靠拢,精心调味的柠檬酱汁细致地浇在白瓷盘子里。环境与价格档次不断升高,我可以坐在西恩富戈斯海滨凉风习习的院子里,享受25CUC一整只的巨大龙虾。酒杯里使用了塑料闪光冰块,真的做到了色香味俱全。

可是,这些都不会是当地人就餐的首选。

更容易遇见当地人的地方是快餐小店。这里有10CUP一个的芝士披萨,20CUP一盘的“意大利面”,40CUP一份的炸鸡配红薯片和黑豆饭。更便宜的,小摊上5CUP一个的古巴三明治,再来一罐10CUP的古巴“可乐”。所有的食物都有同样的特点:热量非常高,填饱肚子的需求远大于享受美食。